大众艺术网
搜索

北京日报:传统戏曲需要“不安分”

发布于:2019-09-27 09:53   来源:北京日报

昨天,西子湖畔宝俶山下,一只“大蝴蝶”翩然起飞,浙江小百花越剧团筹建十余年的小百花越剧场终于正式开幕。其实,一个剧团有个剧场是情理之中的,但从小百花提供的资料来看,他们并没有那么“安分”。

虽然是以“小百花”命名,但这里除了戏曲之外,还将上演电音、先锋戏剧、音乐live、艺术电影,打造都市公共文化创意空间。戏曲以往留给人们的印象都是保守、传统,谁会想到他们的剧场里居然也给电音、先锋戏剧、艺术电影留下空间。

其实这样的“不安分”放在曾经的小百花团长,如今的剧场运营方百越文化董事长茅威涛的身上,倒是再正常不过,她被同行褒贬参半地称作“一个不折不扣的改革家”,是向昆曲学习身段的“张生”,是在舞台上大胆剃光头的“孔乙己”……作为演员,她敢于大胆创新,作为小百花的团长,她致力于推动“越剧都市化”,习惯了在争议中坚定的前行。也许正是几十年来不间断的风风雨雨,让小百花成长为最有活力的戏曲院团,也让茅威涛从一个演员变成一个艺术家,一个改革家。

茅威涛曾经提到过自己改革是因为时代已经变化了,戏剧的生存环境变化了,越剧消费的主体变化了,“在这样的背景下,越剧当然需要重新为自己定位,不能再把自己局限在儿女情长这样一个狭窄的题材领域,也需要注入人文关怀。”

中国戏曲要继续保有传统的荣光,最需要的就是茅威涛这样眼界开阔又长远的从业者。庆幸的是,现在正有越来越多的传统戏曲人扮演着这样的角色,前不久在国家大剧院演出的王珮瑜、史依弘都有这样的意识,为传统戏曲发展探索一片新的空间。

“世界上只有两种人,一种是喜欢京剧的,一种是不知道自己喜欢京剧的。”王珮瑜的这个金句不知道为京剧吸了多少粉。与许多京剧演员不同的是,王珮瑜不仅只是埋头研究唱腔、身段,她会利用自己的影响力,为京剧做更多的推广。史依弘则经常挑战传统梨园行里的规矩,她以梅派的身份挑战程派的经典,她在京剧舞台上演绎《巴黎圣母院》,她一人分饰两角演绎《新龙门客栈》。

要说这几个演员有什么共同点,那就是他们都曾因为不够“安分”而陷于争议的漩涡,但她们明白自己所做,并为之不懈努力追求。对于今天的传统戏曲来说,过分的宁静其实意味着失去活力,“不安分”才能有所发展,这样的“不安分”分子再来一打吧!



整理编辑:牛春梅

本文标签:安分 传统 戏曲 需要

上一篇:七成年轻人看剧用“倍速”,这么着急?...

下一篇:没有了...

版权声明:内容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,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,读者请有甄别的使用;如内容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在发布30日内与【大众艺术报网】在线客服联系。

返回登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