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众艺术网
搜索

静谧中的奔腾丨康贻生的油画

发布于:2019-03-29 15:32   来源:大众艺术网

1.webp.jpg

画家康贻生

汪益民/文

波德莱尔认为,生活的环境变化得越来越快,现代艺术的职责就是“表达我们新情感的内心真实美。”进入知天命之年,康贻生的叙事风格悄然起了变化。对比早期的画面,你会蓦然觉得,在他的笔端,少有了那种众声喧哗,热烈奔放,而是色彩更单纯,构图更简洁,画面更空旷安详,画版上常常留下了大量的空白。

2.webp.jpg

油画《守候》77cm×58cm

3.webp.jpg

油画《原上的老树》77cm×58cm

是不是他已经找到了属于自己的表达内心世界的方式呢?观其画,那里似乎有着东方艺术里的静谧,细心品味,那静谧不是静止,静谧在集聚、奔突、燃烧,在无限延展,它会突破画框,向你袭来,笼罩你全身毛细血管和神经。这还不够,这样的安静还在上升,有一部分来到了宗教里面,慢慢的,那个“空性”出来了:空掉了杂芜,承载了更多的生命体验;空掉了锋芒毕露、剑拔弩张,靠近中国艺术中的虚静中和之美。空掉了对意义的过度表达,让通透成为可能,而多了一种境界在画面上,在那个通透的地带,康贻生分明安放了它生命的孤独与精神的自由。因为静谧到了尽头,人的神性显现出来,在那里,人人心中都有圣灵。

唯静谧而得空性,唯空性才通透,在那个通透里,人与天地独往来,人与天地过从甚密,时有天人合一的自然之美。但是,做加法易,做减法难。大道至简的另一个表达是,康贻生设法为他的画作又腾出了一方人生境界。

4.webp.jpg

油画《茫然》77cm×58cm

走出这一步,其实非常不易。对于任何一名画家来说,生活通向画布之间,没有一条捷径可以抵达。康贻生上世纪80年代师从华东师范大学艺术教育系卢象太老师,那时他是一名青涩的文艺青年,数年后,正当画艺渐成气象,学有所成之时,迫于生计,他下海经商20年,历尽生活的曲折与命运的多舛,2000 年他再次一心回到画室,专事创作。其间,他的生意和感情生活或愁肠寸断或意气风发,大起大落,但他的画笔时徐时疾,作为艺术发烧友的身份从未有变。一旦有可能,他就将对生活的理解,人性的思考用画笔表达出来。君子怀德,小人怀土,一名真正的画家,必须让他生活的起点和终点紧紧地与文化连在一起,这样的坚守,让他时有所得,不时积累并完成着他作品质量的渐变。也许是自觉也许是自在,有一股生活或者艺术的力量,推着康贻生往前走,不知不觉间有了画笔与色彩的方向。

5.webp.jpg

油画《霜降》60cm×42cm

那个方向就是东方。康贻生是从东方出发的。挥别故乡扶海洲,闯江南,下关东,学西画,搞建筑……他的画室常被商人们所惊讶,被一堆钢筋、水泥、木板、脚手架深掩着,人生行程满满的。世界太拥挤了,唯有东方大滩涂足够大,大到足以安放康贻生的画板,也足够通透,他抬头就能望见故乡的月亮,就能听见熟悉的乡音。经常地,他喜欢带上帐篷,在海边观潮、听海、看云、写生、发呆,一坐一天,一呆数日,此中真意,欲辨忘言,“只可自娱乐,不堪持赠君。

唯通透,自然才可以进入“人”。我曾是悲哀,隐藏在洞穴里。我曾是傲慢,建造在星星之外。如今我在眼前的树下筑巢,当我早晨醒来时,枞树用金线穿在它的针叶间。(挪威诗人 奥拉夫。赫格)”

唯通透,才有东西方不同表现手法的交汇融合。在康贻生的画板上,八大山人的孤独与凡高的孤独是同一个纬度的。明暗透视与黑白平面的两种风格在他笔下时有互补。美是有意味的形式,这一西方美学家的定义,被他用在国画风格技法中去表现简淡,简淡的背后,蕴藏着生命的宠辱不惊从容不迫。从学习西方技法到回归这样的静寂邈远纯粹之美,康贻生用了25年。

6.webp.jpg

油画《曾经辉煌》57cm×71cm

7.webp.jpg

油画《秋分》77cm×58cm

“有些过程,你非得亲自走完,才有深刻的体会。”康贻生如是说。从沉浸在客观美学到转身摹仿印像主义后现代派,他每走一步,那个作为画家的自我就多了一份存在感,再来看中国传统水墨画,他突然醒悟,中国文人在把握艺术本质时,早就有着黑格尔“美是理念的感性显现”这一哲学思想。

技法是很重要的东西,但最后又得是要置之度外的东西。技法可通过勤奋所得,而境界只有靠悟性。恩师卢象太在看了弟子的近作之后,也不禁赞许:作品里有了对故土独特率真的散淡和深情。

 美,是最高旨意

而我只是一名经办者

在往来忙碌的裂隙里

诞生了流水 蛙鼓 炊烟

诞生了

柔软的袁庄

和歪歪斜斜的诗行。

8.webp.jpg

油画《野渡》60cm×50cm

实际上时间也是通透的,它让画家的才情经过沉淀,逐渐显山露水,康贻生的画室成了南来北往不少画家、诗人、摄友的艺术沙龙,不少外国友人不远万里辗转来到他的紫云轩,看画论画,虽然语言交流有些障碍,但艺术的国界已经打破,东方和西方都不是以自已为中心,而是互相发现,能够平等地坐到一张板凳上讨论艺术了。因为静谧到了尽头,人的神性显现出来,在那里,人人生而平等,心中都住着他们的圣灵。

9.webp.jpg

油画《风声》77cm×58cm

10.webp.jpg

油画《桥头》34cm×45cm

11.webp.jpg

油画《憩》77cm×58cm

12.webp.jpg

油画《小满》77cm×58cm

13.webp.jpg

油画《远处的防风林》37cm×65m

14.webp.jpg

油画《桥上的稻谷》30cm×45cm

15.webp.jpg

油画《东南风》77cm×58cm

16.webp.jpg

油画《路》77cm×58cm

17.webp.jpg

油画《紫色的梦》29m×38m

本文作者:汪益民,资深媒体人,《如东日报》副刊主任。



整理编辑:林美

本文标签:静谧 奔腾 油画

上一篇:张鸿俊:用画作闪耀西方...

下一篇:没有了...

版权声明:内容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,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,读者请有甄别的使用;如内容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在发布30日内与【大众艺术报网】在线客服联系。

返回登录